關於部落格
記住,秋天本來就會小小涼了啊•••
  • 2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暴風雨前的小浪

 我不那麼愛他,我忘了他幾歲,也忘了他的生日跟本名。

我們稱呼為賈溼丁或是老鼠。

在英國保誠保險公司上班,是網路上認識的癡男,好像是水瓶座。

上班後接近半年,上司推介他去上卡內基課程,他告訴我

「放我去飛,我會回來」

起初我不認同,但是他堅決的態度,他去跟上司談過

上司只說:分手吧,我覺得他不尊重你的選擇

我只好放棄堅持,讓他去上課,我時不時也會過問他的上課內容。
隔了一天,似乎充滿熱血的打著他的「課程計畫書」

直到我要詳細問下去之前,我們已砲火連連,他認為我在打擾他。

為了解思念,只好用mail來聯絡,但是他很忙,很晚才回家。

我還是會等到半夜,但是他就用對話來回信
我偶爾不會等到半夜,但是他回信的內容永遠不會超過我的三分之二。

某天,他說他需要一套女生的衣服
原因是課堂需要。
狀況是他像女生,所以要假裝自己是女生來提示潛意識要更男性化些。
事後他問我要不要那套衣服
「謝謝,不用了」

有一陣子,我感冒了,休息了一天又更加嚴重。
鼠:請你把你穿得後的證據拍下來。
蛤?我傻眼,這不像情趣的一種,而且有強烈的命令語氣。
於是開始為了這件事吵架。

他的課程到後期都要找朋友聯絡,然後請朋友參加嘉賓講座,可以的話
拉越多人一起上課越好。自然,課程目標也包含與親人聯絡,跟朋友敘舊。
但由於他的職業,他很難找到朋友願意跟他吃飯,甚至被放鴿子。

他在上課前,說好了寒假會來找我。
但是因為業績不達標準,他只能道歉說事與願違。
一開始我能體諒,但我發現他道歉完之後就跟沒這回事一樣,我就開始忍不住的耍任性了。

後來不知為了何事,他「惩罰」我寫一封情書給他。可是我一點也不愛他。

有件事從以前我就跟他說過,沒事不要再與前任有任何瓜葛,他亦認同。
為了課程主題:找出你感到報歉之人,去面對他,並提升關係或友好。
他找了他的前女友,並且贈予香水,最重要的是在我不知道的情下,事已發展到要問對方東西收到了沒才知道。
我崩潰大怒,為何去找一個這麼有問題的人聯絡?
他的前女友有跟鼠的朋友在一起過,是分手後才跟鼠一起。
跟鼠分手後,快結婚的同年,對鼠的另一個朋友獻身勾引。
這些事鼠都知道,但是為何還是去聯絡?
他只想平息這件事,只拼命告訴我:他快結婚了。

於是我們爭吵,限制彼此不能有異性朋友。
他要我把同學:kevin臉書刪除。

過年時我打了快二十通的電話給他,但是他不接。
平常打給他的時候,會掛掉我的電話,照不接。

這種種,開始讓我懷疑
我們之間有愛嗎?
我問他:我們之間像什麼?
他說:像親人吧
我心中有許多落寞。
我在跟你問愛情,你卻回答我別的。
心也涼了,吵這麼多架,都累了,是不是真愛也無所謂了

自暴自棄了,自我期騙了,認自己沒有權力開心了。

但是肥貓的初次碰面,讓我忘了這些。

「我們準許彼此有異性朋友吧」
「為什麼?」
我沈默
「你認識誰了?」
我再沈默
「不要」
「為何?」
「是不是那個攝影師?」
「不是好嗎•••••」

於是我沈默,我不再受到他的脅迫。
這時候我開始向肥貓坦承與求解。

我承認我對他有情有感受,我也坦承我有男朋友。
但是我並不快樂,我不懂男性想法,我只是強烈的感到不開心。

我約他去旅館獨處喝酒。
我穿著裙子,小可愛綁帶,紅色小外套。
在酒意下有些微醺,我倒下。

貓:能讓我•••摸這裡嗎?
我默默點頭說好
他搓揉著,我的胸部
呼吸越來越喘,我表示再下去就不行。
他便冷靜下來給我擁抱。
其實我想要,但是我還沒把事情弄清楚,這個時候並不合時宜。


再回頭,老鼠似乎與我無關。
繼續自我期騙的認定未來,但是其實我好想哭。

直到某一天不知為了何事吵架,也許是他要我拍照但是我都不給。因為好麻煩。
鬧到後來自他便說「分手啊」
我倒爽快的說:好阿
他就下線了,狀態改成:「已改變的乳酪」
管他的,我才沒興趣理他的想法。
沒幾分鐘,又上線。
我們開始攤牌吵鬧。
「其實我有為了你寫一本日記,但是我撕爛了,也丟了,連同對錶和吊飾。」
他換手機也不肯把吊飾移過去,甚至告訴我課程裡有女生喜歡他。
總之,在這段期間,我丟了很多我不想留的東西。
直到分手後,我更是什麼都不留下。
他似乎傻在螢幕前,說再買對錶,再買什麼什嚒什麼。

「我累了」
「分手吧」

心冷冷的吐出這兩句,我期待的是另一片天空。
我開始對他說阿光的存在。

他能為了我留在高雄,你能嗎?
鼠:不是說好了一起待香港嗎?
我說:你能嗎•••?

他卻從香港直奔高雄,半夜。
為了挽回他心中的感情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